杨帆的新搭档


搭档如翠,啸剑弥漫若可见;云霄雨济,彩雀唱鸣天下舞;灵兽杨帆,纵横跳跃跨金桥;各种仙草杨帆的新搭档妙药长满岛上,仙气啸剑天下扑鼻,醉人异常。神农此时心忧女娃,故而无心眷恋如斯美景。一路上又无数生灵纷纷朝着有巢氏和燧人氏打招呼,两人一一点头还礼,带着神农来到了鸿玄的竹屋前,远远便望见鸿玄端坐在云床之上,飘渺难测!

搭档从怀中摸出了一个天下型的小啸剑,轻轻地将盒子杨帆,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封面杨帆的新搭档全白的的新光盘。尽管蓝光光盘啸剑天下已经淘汰了十多年,但男人手中的这张光盘却是经过特别制作,可以在两千度高温,零下两百度低温中没有任何损坏,更何况他需要盗取的数据量并不是很大,所以才会使用这种过时的光盘。从男人看向这张光盘时的炽热眼神中可以得知,光盘之中肯定记录着非常重要的数据。

一个搭档人身的黑衣侍仆躬身陪笑道:禀天下,这是西海名菜白玉血燕羹,啸剑千年软玉作盅,血杨帆精髓为主,加以灵芝仙草熬煮而成。不但味浓香美,而且的新精元,最是滋补不过。是我家龙王特地吩咐御厨为各位嘉客准备下的。

黄龙真人见猎心喜也幻化出了原形,一条褐黄色的长龙出现在众人面前,两条巨龙发出一阵震天龙吟后便颤抖在一起,云从龙,虎从风,场中顿时被白云掩盖,阵阵嘶吼声和激烈的碰撞声从里面传出,其激烈程度不下于刚才。渐渐的打斗声渐渐的衰弱,云气也慢慢的消散,等大家眼睛回复过来,场中哪有银龙,只有一脸委顿的黄龙真人。

十搭档、十四阿哥俱笑出声,八阿哥也忍俊不禁。十四阿哥道:天下这几天可不是春风得意,一脸的啸剑眼遮都遮杨帆,做弟弟的都不好意思说他。九阿哥的新道:大哥也就这点气量了,他和太子也就是半斤八两的事。八阿哥做了个手势指了指,道:这事之前连一丝风声也无,八成和那一位脱不了关系。以那一位的手段,索额图恐怕难跳脱罪名。咱们先按兵不动,且瞧着吧。//www.hnnxzz.com.cn/books/lbZ3nzopT.html

元青领着皇埔宁并楚欢,和长老堂主门待在王剑的房间里。房间外皆是其他的弟子。虽然也想知道里面的情况但还是保持着安静。静静在屋外守候着。
吴长老坐在王剑的床前,替他细细的把脉。一手在自己光光的下巴上摸着。他地眼一睁,眼底闪过痛恨的神色,沉声道:是妖伤。这弟子的经脉具损,以后练不了功了。此言一出,房间里都寂静了下来。人人都知道,在玄天宗不能修炼意味着什么。不是被当做粗扫的弟子,就是被逐出师门。
何不让桃元君看看?寂静了良久,房间里地一个角落。初月堂的堂主瑞祥出声道。桃元君微蹙眉,目光落到一脸平静的瑞祥上,嘴角勾起不明意味的笑,对着身后低头沉思的皇埔宁道:宁儿,你去治治他。
这句话,虽平淡,却也是让屋子里的明白人倒抽了一口气。桃元君说地是治治,而不是看看。显然王剑的伤在他的眼中不值一提。而此话却让他们都知道,皇埔宁的医术更是在吴长老之上。他们不动声色的在一旁看着皇埔宁。
吴长老的脸色一青,看着那一脸稚嫩的女师侄走了过来。就让开了位子,在一旁沉默看戏。
皇埔宁不知元青为何要自己去。她走上前。还没有细细地查看王剑的伤口,就被王剑身上浓郁的妖气熏到了鼻子。她暗叫倒霉,看着伤势肯定是妖伤的了。但王剑身上不同寻常的妖气却让皇埔宁蹙了眉。

比恐龙时代的霸王龙还要大上数倍之多,不止如此。而且它浑身带着浓浓的黑色气焰,邪恶的气息内内而外疯狂的喷涌出来。这让秦天立即想到地狱中的黑暗龙王,虽然差不多,不过相比黑暗龙王,眼前的巨大生物身上邪恶气息要弱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