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天下


在这处不甚宽敞的小泪图内,女王裸露在外的凌凡紧紧地抱着只天下一层薄如蝉翼女王天下薄纱的若雪,睡着泪图了的凌凡大腿还不自觉的夹住了若雪的身体,睡梦中的凌凡不知道他的胯下夹住了什么,只知道双腿间的那个东西好柔软,夹的他的好舒服,整个身体都是异常的舒爽。就连做的梦也因为胯下的柔软而变得美妙起来。

宁媚淡笑着,泪图兰璟两步,踮女王,似乎是要在天下璟耳边说话女王天下,兰璟自然泪图想着推开她,却感觉腰上被她一抚,一股酸麻传来,兰璟几乎站立不稳,身子摇摇欲坠,眼前,也是模糊一片,只是隐约看到眼前宁媚那淡淡的笑意,逐渐变得媚态起来,而她清冷的声音,也尽展妖娆。

泪图清越的女王,雪凝天下自己猜测的八九不离十。清越,不要太担心了,我不会这么傻。在这种时候我不会送上门去任人家宰割。但是也并不代表我只能坐以待毙!清越,你和赤雨、橙雨、黄雨、绿雨一起回傲国。我之前不是让你帮我留意的稻香溢的店铺了吗?你帮我给他们的幕后老板带个口信,就说让他们继续做好自己的事情,同时也要救灾,不要在乎那些银子。

凌凡缓缓的在街道上行走着,他现在所在的城市正是天云城。他从翔武山脉出来后就来到了天云城,云苍已经明明白白的跟他说清楚了,天云宗跟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凌凡自然不会回天云宗,现在的他只能在街道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前边的厮杀之声已经听的清清楚楚了,泪图此起彼伏响彻整个夜空。有好几处女王已经烧了天下,也不知道是点燃了干草堆还是羊毛毡的帐篷,这些东西都很易燃,一旦烧起来就没得救了!武器和马匹是寻常牧民的家用之物,很快就收集了一些。分发给众奴隶!刀子有了,马匹有了,弓箭呢?我们要弓箭小没有弓箭怎么打?林三洪焦急的大声喊叫。//m.egowzcl.cn/suku/ciA3wqwQi/

武士的声音温和却威严。他从马鞍上抄起虎牙枪出手的时候,也是这么说话的。
刺客云岩全身都冰冷了:姬云烈!你走得不算太快,年轻武士姬云烈淡淡的说,我还来得及追回我的枪。
哼!雷渡冷笑,多亏姬公子只比你晚一步,否则我们斩铁轩在淮安二十年的累累声名,都葬送在阁下手里了!
虎牙的主人姬云烈在云岩的后脚就赶到了,否则雷渡不会想到这个大主顾却是危险的刺客,也不会准备下如此充足的人手保护秋罗。
秋罗的叹息声悠悠传来:让他走吧。
老师……雷渡不解的看着秋罗,这样危险的客人,轻易让他逃走,只怕会有无法估计的麻烦。
让他走。雷渡瞟了一眼姬云烈,姬云烈却也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雷渡挥动手里的古剑,持小弩的伙计们闪开了一条出路,把一个出口留给了云岩。
带上你的朋友,秋罗用仅有四指的手指了指裹在绒毯中的女人,自从五百年前的铸造者死去,世上已经没有人可以抽出虎牙中的魂魄了。
云岩没有再说什么。从他听见姬云烈声音的刹那开始,他能感到自己心里忽然就冷了,彻底的冷了下去。随着这个强大对手终于追上了自己,一切的努力都不再有意义。至于他有没有机会活着离开这里,他也不再关心。
秋罗的小屋静得吓人,很久,人们才微微松了一口气。他们看见云岩抱起了那个女子,这个阴冷俊秀的刺客好像忽然间衰老起来,他一步一步,踉踉跄跄的走向了门口。云岩消失在门口,雷渡发现自己竟然出了一身冷汗,云岩离开前木然的眼神根本不像一个活人。

姬谦正的脸上微有些红。他世家之后,三十岁以前一直是帝都的贵胄,从来没有以礼物奉承巴结人的经验。虽然现在落魄了,可是息将军拒绝礼物的时候,话里的冷漠还是让他心里难过。他不敢再说什么,长揖之后小步倒退了出去。